回眸岁月里那一树花开——读刘庆邦新著《女工绘》

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 阅读:44284 2021-01-04 16:00:14

原标题:回眸岁月里那一树花开——读刘庆邦新著《女工绘》

作者:孔令环

刘庆邦的新著《女工绘》是他继“煤矿三部曲”(《断层》《红煤》《黑白男女》)之后推出的第四部煤矿题材的小说,小说首次以煤矿青年女工的生活与爱情为主题,书写了作者自己那一代人对青春的记忆和生命的感悟。

这部小说里的故事发生在上世纪70年代,以青年女矿工华春堂进入东风矿之后的一系列事情为线索,讲述了她想方设法换工作、找对象等日常琐事,牵连出青年女工们及队长魏正方的不同命运。与20世纪80年代的伤痕文学和反思文学对这类题材的处理截然不同,《女工绘》更侧重关注一个个世俗而美好的生命个体的情感与命运,整部小说从头至尾流淌着温婉哀怨的诗意。刘庆邦在谈及他的“煤矿三部曲”时曾说:“《断层》是一个改革题材,停在社会学的一个层面。到了《红煤》就对人性关注比较多,写人性的复杂。《黑白男女》主要用审美的眼光来看生活,更注重文本的完美性、艺术性和诗意化。”《女工绘》显然集中了《红煤》与《黑白男女》关注复杂人性和注重文本的诗意化的特点,而又多了几分对充满世俗味道的人性之美的欣赏和对生命的悲悯。

《女工绘》,刘庆邦著,作家出版社2020年8月出版

小说是从生命的角度来讲述的,刘庆邦在文本中设置了三个人的死亡:故事以华春堂父亲的死开始,又以华春堂自己的死结束,中间使华春堂的命运发生重大改变的是她第一个男友李玉清的死。每一个死亡都是那么偶然而又猝不及防,华春堂父亲死于锅炉爆炸,她男友死于矿下偶发性事故,她则死于车祸。在无情的生死面前,华春堂用的所有心计都化为虚无。尤其是她正准备订婚时李玉清却因事故丧生,她又一次找到男友准备结婚时自己在车祸中去世,正是在这生死之间,刘庆邦用惋惜怜悯的笔调为我们展示出华春堂身上独特的充满世俗味儿的人性之美。

华春堂是一个充满世俗味儿的女子。她很要强,也很会算计:在家里,她为自己争取独立空间,而要姐姐搬去和妈妈同住;但也处处为家人考虑,为了将农场里好的水果留给家人吃,自己只吃不大好的,还为姐姐换好一点的工种,为弟弟谋取一份工作。在矿上,她从进矿就给自己争取挑选工作的机会,每一件事中都处处显示出她的算计和要强。工作她要挑可选范围内最好的,找对象她也要挑“人尖子”。她的这种性格在社会上是缺乏认可度的,陈秀明觉得她“人小鬼大”,郑大姐说她“为人太精明了,简直就是一个小精豆儿”,然而这种要强与算计的目的只是为自己和家人在有限的条件下争取更多的自由和幸福。在无关乎她自己利益的时候,她是善良大度的,对走资派之女周子敏和因藏书被整的魏正方表示友好,虽然有出于现实的考量,但仍能感觉到她诚挚的善意。她的世俗几乎无处不在,而在这世俗中又处处透出自尊、自强与善良,这个世俗而美好的形象是刘庆邦以前的人物画廊中没有的,体现了他对人性的更深层次的挖掘和对昂扬向上的生命力、人性之美善与追求美好生活的肯定。

在对这种世俗的人性之美表示接纳与欣赏的同时,刘庆邦并没有忘记人性中的另一个维度,那就是对精神层面的追求。宣传队的排练、篮球队打篮球、矿工们传看《红楼梦》、听收音机等种种行为都是为了在环境许可的范围内完成自己内心的愿望与追求的,而魏正方这个人物更集中体现了这一点。他和华春堂很相似的是他也一直在为改善自己的处境而努力,在选媳妇以个子高为标准这件事上显示出他的农民心理,有很世俗的一面,但不同的是他有华春堂所没有的自觉提升完善自己的超越性一面,他在带宣传队时,注重的是艺术而不是宣传。他爱读书,尤其是《红楼梦》,“他越读心肠变得越柔软,越神游物外,连处在什么环境都忘了”。

除这两个人物外,作者还塑造了低调而又高冷的周子敏,因所谓的生活作风问题被打入另册的王秋云、杨海平等个性各不相同的女性形象,写她们悲剧的命运和她们微弱的挣扎与反抗,表现了恶劣的环境和无常的命运都无法抹杀美好的青春和美好的人性。

这部小说还尤其擅长挖掘日常生活中的诗意。文本开头的金黄的麦浪为青春纪事的展开铺设了一个充满希望的辽阔空间,语言雅俗相间又带有强烈的抒情性:“一成熟就变成了黄色,黄得遍地流金,浩浩荡荡。”“五月的麦香是一种燥香,香气里有一种热腾腾的气息。五月的麦香是带有锋芒的,一如万千麦穗上炸开的麦芒,会给人们的肺腑构成一种刺激。”既契合小说的青春主题,又与女工们的悲剧命运形成一种巨大反差,起到了诗歌中常见的以乐景衬哀情的艺术效果。此外,飘满粽子清香的端午节,红霞铺满天际的天空,有着文艺浪漫色彩的宣传队,活力四射的篮球场,无论是景还是人,都处处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很多生活中的小细节也写得极为传神,青年女工的形象是“她们每个人都像一枝正在开放的花朵,走到哪里,‘花朵’就开到哪里,鲜艳到哪里,芬芳到哪里。”而这些诗意的描写又与叙事是密不可分的,显示出作者意图将诗歌的元素引入小说,融合抒情与叙事的匠心。

刘庆邦在本书《后记》中说:“她们各美其美,每个人都像一棵春花初绽的花树。”回眸岁月里那一树花开,用笔定格女工们“青春的姿态”,这部小说承载着作者真挚的情感,也承载着对作者历史和人性的沉思,有其独特的文学价值。

2020年12月18日《河南日报》第27版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