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gcarticle>blockquote>pspan

21Tech 阅读:79744 2021-01-01 15:01:48

资料来源:21Tech(News-21)作者:杨清清

编辑:李清宇、刘雪莹

12月31日,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在武汉举行,主题是长大后。这也是罗振宇第六次跨年演讲。

今年跨年演讲在特殊背景下举行。新冠疫病从年初到12月31日,仍影响着大家的工作和生活。两天前,在北京疫情的不确定性下,公司必须发出通知,建议尚未到达武汉的听众不要移动,退票处理。

开场时,罗振宇首先向武汉这个英雄城市致敬。罗振宇展示了糖果的照片,是冈萨雷斯这位艺术家创作的行为艺术品,为了纪念自己死去的妻子。

生命甜蜜,生命无力,总是流失,但爱它的人总是有能力,有办法重生。罗振宇说。过去一年,武汉这座城市经历了爱的流失和回归。同时,年初新冠疫病最严重的时候,很多逆行者来武汉,支持武汉。罗振宇用这样的故事向1500万武汉人致敬。

瘟疫给今年带来了太多不确定性。罗振宇说,从今年年初到现在,很多朋友都在问过年的演讲是否在特殊时期举行,罗振宇坚定地说即使只有一个人是为了给现在的时代带来确定性。

在罗振宇看来,2020年,下划线思维成为常态。好吧,我们不能再想办法了。这就是2020年。

中国经济的内部结构

中国目前在世界上的分量无疑难以替代。

但在时间长的河流中,确定性是什么?什么事情时间越长越值钱?罗振宇给出的答案是时间的朋友效应,我们周围其实充满了确定性,但你还不知道那个样子。你怎么知道你周围的人将来不会是辉煌的人?

罗振宇谈的第一个话题是中国经济。过去一年,大家都在进行辩论赛,主题是中国经济会好吗?他给出的答案是好。因为他认为自己是乐观主义者,是合理的乐观主义者。在他看来,悲观主义是个骗子,它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不让我们参与变化。

辩论赛中,一个命题是,具有更年轻的劳动力、更低的劳动力成本等优势的印度是否会取代下一个世界供应链中心。

罗振宇指出,尽管中国制造业流失了一些低端制造市场份额,但印度在世界制造业的市场份额上升幅度不超过1%,印度无法接受中国制造转移的生产能力,接受流失市场份额是越南、印度尼西亚等。

制造行业并不是简易的人口、规模、数字,更应当看人是如何组织的,要看国家内部的组织风格。罗振宇表达,印度在全球供应链中取代中国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在社会内部沒有嵌入全球供应链的战略决心。

罗振宇提示观察中国的角度,他点出了经济学家何帆给出的本土时代四个字。例如,当一座桥像武汉长江桥一样大时,应该注意内部结构问题,否则它的自重会压垮,就像国家一样,桥越大,内部结构就越重要。

中国的内部结构是怎样的?罗振宇队今年特意研究了联想武汉工厂。1月23日武汉封城,2月联想工厂考虑如何复产,2月底开始,3月31日有1万人开始生产。

联想武汉工厂厂长齐岳表示,工厂最高峰时一天招聘1000人,这样规模有相关技能的工人,只有中国才能招聘。但是,在联想的海外工厂,想招聘到10。 00人是天文数字。

招聘后的后续工作是核酸检查,涉及医院、护士等环节,齐岳说完全不用担心,当地政府完全垄断了。工作结束后,工人也可以在封闭的社区保证自己的安全性。在海外工厂,这样的事情想不到。

。 联想海外工厂几乎浮在社会上,孤军奋战。罗振宇说:相比之下,从再生产到现在,联想到武汉万人工厂实现了零感染。

联想武汉工厂只是武汉这个英雄城市的微缩。今年第一季度,受疫情影响,武汉GDP比去年同期下跌40%,今年第二季度,该城市实现了比去年同期平衡,第三季度进一步增长。武汉真正实现了从风暴之眼变成风向标。

困于系统的分水岭

谈到中国经济,下一个想法是2020年自己好吗?

今年,困在系统中的快递员的报道引起了数字系统话题的争论。2016年3公里的饮食期限为60分钟,2017年减少到45分钟,2018年减少到38分钟。快递哥哥确实被数字系统困住了。罗振宇指出。

不仅仅是快递的哥哥。今年疫情期间,很多人隔离在家,网上办公令几乎所有员工都困在数字系统里。2020年,我们突然觉得数字化意味着紧张、压迫和身体不由自主。

香帅今年发表的财富报告显示,数字化意味着我们这一代快的过程,2020年的疫情使数字化过程至少加快了6年,加快了人们的分化。

什么会导致分化?谁能被困住,谁能摆脱笼子?香帅指出,命运的分水岭取决于事情的责任还是人的责任。

例如,北京十一学校李校长提出把图书馆搬出教室,其初衷是改造图书管理人员这一职业,让图书管理人员从对事责任改为对人负责。罗振宇问,如果孩子喜欢读书,擅自取书的话,这样喜欢读书的孩子会受到惩罚,站在对面是图书管理者的最终目的吗?显然不是这样。

对书籍负责的书籍管理者,技能明显单一。让图书馆进入教室,图书管理员的工作量明显增加,他需要面对不同的个人负责、服务。挑战不挑战,不同的解决方案。罗振宇说,这样的工作完成后,图书管理者不再停留在单一的职业工作中,有多种选择空间,打开了自己的天花板。

另外,今年北京天坛医院已经使用了可以诊断颅内肿瘤的软件,精度达到了90%。作为医生只对疾病负责,不对患者负责,等待的当然是替代的,被关在系统里。从对人负责的角度,重新理解所有职业。罗振宇说。

。 另一方面,回顾数字系统本身并不一定这么凶。机器的胜利,一如既往是人类的胜利。罗振宇指出,面对看怕的系统,实际上可以背靠系统,面对人。

现在工作场所的几乎陷入了系统。但是,系统往往也有能力。此外,个人社会网络也可以数字化。好的系统,真的可以看到。

突破脖子

2020年,芯片是中国关注的焦点。中国目前可以生产的芯片半导体,只占世界的5%,脖子的命题今年回顾了中国人的心。

中国能做出自己的高端芯片吗?罗振宇咨询业内许多专家后,得到的答案惊人地一致:虽然很难,但一定很好。中国芯片问题不是科学问题,而是工程问题。5nm、3nm都可以,是时间问题。

与此同时,面对中国的卡脖子问题,罗振宇也在向历史寻找答案。他指出,200年前法兰西第一帝国皇帝拿破仑在1812年率领了60万军队,但战胜了俄罗斯。

有趣的是,战争5年前,法俄签订了协定,两者为什么战争?罗振宇说,故事的起源是拿破仑面对英国,打出道德品牌,指责英国不承认整个文明国家,然后提出大陆封锁的脱钩政策。只要英国的船不能停在欧洲,英国的商品就不能在欧洲的大陆销售。

但结果是自己俄罗斯首先无法忍受大量英国商品通过俄罗斯口岸进入俄罗斯,流入欧洲。拿破仑愤怒地开始了对俄罗斯的远征,其帝国埋葬在俄罗斯的冰雪中。

讽刺的是,拿破仑试图封锁的英国,5年的出口额,从5100万英镑反而增加到6000英镑以上。罗振宇指出,目前中国的状态是在全球化系统中扮演蓝海的角色,举起全球贸易旗帜,我们是200年前故事中的英国。

。 与此同时,成长后的中国创新可以用各种方法点亮。它不再局限于高端科学家,而是到处开花。

今天的科创,几乎每个工厂工人都在贡献力量,2亿产业工人,每年300万毕业的学生,每天向前拱一点,水位持续上升的创新。罗振宇指出,我们积累资金、资源、人才,日拱一死,功不唐捐,这种创新每天都在发生。

另外,罗振宇表示,在重要的尖端技术中,中国技术追赶的速度很快。例如,在中国卡脖子最严重的材料科学中,没有中国人参与的国际前沿材料论文很少,中国人参与前沿材料学至少达到一半以上,不仅要看现实差距,还要看追赶速度。

另一方面,中国对人才的吸引力也在增加,包括大量海外人才。这个世界不是由产品和技术决定的,而是由人决定的,人才流动是难以阻挡的大势所趋,也很难被卡脖子。

罗振宇还提出,战略决心是最珍贵的果实。如果说过去国内对自主创新还有争议的话,2020年几乎达成了共识,这也是沉重的收获。今年以后,好的理工大学生可以参加的企业名单很清楚,脖子的背后是明确的人生方向,国产替代企业是明确的机会名单。

再次回顾今年广为流传的脖子清单,包括手机射频设备、芯片制造、机器人核心算法、高级雕刻机、核心工业软件等,它们是我们的目标。长大后,把脖子上的名单变成机会名单。罗振宇指出,在隆冬,我们终于知道,我有一个不可战胜的夏天。

小交互:

听完今年的时间演讲,你的2021年新愿望是什么?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