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居民家庭债务上升贷款购买家庭在疫情流行期间消费下降

中国经济周刊 阅读:41959 2021-01-01 12:01:15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评论员纽文新

上海财大最近发表的报告显示,中国居民家庭债务上升,贷款购买家庭在疫情流行期间消费下降。例如,从3月到11月,中国家庭部门追加了短期贷款。37兆元,2019年这个数据是1。82兆元。今年11月之前,中国家庭短期债务增长率超过30%的2018年11月家庭短期债务增加额为2。26兆元,2018年11月至2019年11月,中国家庭短期债务实际减少,减少幅度接近20%。

三年来,中国家庭短期债务从20%下降到30%,这一变化非常大。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中国家庭的流动性风险非常大吗?这个问题要引起高度重视。坚决避免大范围家庭破产,也是解决金融风险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

记得2018年,上海财大发表了关于中国家庭负债情况的特别调查报告书。其调查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中国家庭债务与可控收入之比达到107。2%,这个水平已经超过美国。下图是2018年上海财大给出的,近年来中国家庭债务与可支配收入比例的变化。因此,报告显示,目前水平的中国家庭债务接近家庭部门能够承受的极限。

相关调查同样说明问题。例如,今年7月,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城镇居民家庭资产负债调查课题组发布的《2019年中国城镇居民家庭资产负债情况调查》报告显示,负债家庭中,家庭总负债为51。两万元。其中,53。8%的居民家庭债馀额不超过30万元,35%。6%的家庭负债馀额为30万至100万元,为10万元。5%的家庭负债馀额在100万元以上。

中国居民家庭负债主要用于购房,家庭每月负债金额与其收入的比例达到151。3%。此外,居民家庭还有24个。8%的债务用于日常消费。

从历史统计数据来看,实际上中国家庭部门的中长期贷款馀额比去年同期增长率达到2017年2月高峰的32%后,增长率开始下降,2019年10月的增长率只有16%。7%,但这仍然是很高的增长率。在中长期贷款增长快的过程中,2020年家庭短期贷款数据急剧增加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说明家庭使用更多短期贷款周转,应对中长期贷款的偿还压力?如果是这样的话,流动性的风险很大,稍微不小心的话,就会成为压倒家庭的最后一根稻草。这个问题,金融管理当局不容忽视。

上海财大在今年的调查报告中指出,疫情引起的家庭预防性储蓄动机和强烈的购房动机对消费有显着的挤出效果。他们调查显示,与有住房贷款的家庭相比,有住房贷款和无住房贷款的家庭在疫情期间消费下降了很多,而且住房贷款和无住房家庭在2020年下半年的消费更加保守。

这其实是一个严重的问题。我们曾多次呼吁经济下行期,即国家资产负债表衰退期,我们不能长期通过拉动消费刺激内需。因为那个会进一步恶化国家资产负债表。事实上,10年前,北京大学周其仁教授也指出,如果中国经济现在真正引起消费热潮,中国就会发生美国这样的危机。更早的时候,美国GaveKal研究机构查尔斯·杰夫教授的研究表明,在资产负债表衰退期刺激消费只会相反,不利于经济增长。

中国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上海财大课题组也提出了持续上升的居民杠杆为宏观经济运行埋下了新的危险。在全球疫情形势尚不明朗、中国经济仍未完全恢复的背景下,家庭部门积累的大量债务仍将削弱家庭现金流,可能会阻碍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结构,阻碍需求方改革的顺利进行。我们同意这样的观点。

责任编辑:姚坤

(版权《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摘要、链接、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