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索斯要把亚马逊带向何方

全国产经平台 阅读:3926 2020-11-21 10:02:57

【点击右上角加'关注',全国产经信息不错过】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 美国电商巨头亚马逊再次扮演了一个打破旧商业规则的新玩家角色。

美国当地时间11月17日,亚马逊推出了以线上药品零售业务为主的亚马逊药房(Amazon Pharmacy),正式进军竞争激烈的美国零售药店市场。受此影响,美国药品连锁巨头相关企业的股价应声大跌。

按照福布斯的统计,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目前以约1900亿美元的总财富位列世界第一。今年以来,亚马逊的股价已经上涨了约80%。仅在第二季度,贝索斯的个人财富就增长了480亿美元。

然而,对于这个极为富有的男人来说,他已不再将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亚马逊这个电商帝国,而是满腔热忱地打造其蓝色起源(Blue Origin)计划——让数以百万计的人在太空中工作和生活。

如果说贝索斯对太空的追求是源于中年危机加上花不完的钱,那就低估了他。不过,当贝索斯一手掌控零售帝国、一手指挥太空计划时,亚马逊和蓝色起源的未来到底将走向何方,仍是个未知数。

据美联社报道,亚马逊历来是颠覆其他行业的代名词,亚马逊药房可能会颠覆这个行业。图为位于美国旧金山南郊的亚马逊运营中心。CNSPHOTO提供

或将再次颠覆一个行业

此次推出的亚马逊药房为消费者提供线上购买药品线下配送的服务,同时还提供在线购买药物的医疗咨询。这意味着,除销售一系列非专利药外,亚马逊药房还能提供处方药。

按照目前的运作模式,医生可以直接将患者的处方发送给亚马逊药房,患者也可以要求药房运营商CVS和沃尔格林等药店连锁巨头将个人处方药记录转移到亚马逊药房。对用药有疑问的用户可随时通过在线自助服务或电话与药剂师联系,亚马逊药房还将为同时服用多种药物的客户筛选可能存在的药物相互影响问题。

亚马逊称,它会采用一些技术手段来验证医生处方的真伪,这会减少潜在的欺诈行为。

在价格方面,亚马逊的付费会员即便没有医保也可以享受仿制药最高八折、品牌药最高四折的优惠。付费会员享受两日内免费送达服务,非会员可选五日内免费送货,或支付5.99美元升级为两日内送达。付费会员还可在约5万家线下药店使用处方药折扣卡,这些药店包括CVS、沃尔格林、沃尔玛和Rite Aid等,以更大程度方便那些急需处方药且无法等待两日送货的用户。据悉,目前这一业务已经覆盖全美45个州,并可以支持大多数州的医保计划。

据美联社报道,亚马逊历来是颠覆其他行业的代名词,亚马逊药房可能会颠覆这个行业。受亚马逊新业务的影响,美国多家连锁零售药店企业的股价大跌,其中药房运营商CVS 和沃尔格林的股价分别大跌8.62%和9.63%。

不过也有分析人士认为,亚马逊药房不一定会对这个行业造成颠覆性影响,美国消费者还是更习惯前往药店,与药剂师面对面沟通后再买药。同时,传统零售药店的门店分布广泛,且大都位于购物中心和大型超市周边,对于消费者来说更方便,而且亚马逊药房的配送服务也存在一定风险。

穆迪公司亚马逊零售业务高级分析师查理·奥谢表示,一旦药物的配送出现延误,比如处方药的配送出了问题,那就会是个大麻烦。不过他补充说:“但是我永远不会低估亚马逊的能力,他们有足够多的资金,并且可以承受不盈利或者少盈利的压力。”

分析指出,亚马逊从2017年起便认真考虑进军在线药店市场。2018年,亚马逊正式涉足医药领域,当时该公司以7.53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网上药店PillPack。市场也一直期待亚马逊能将其数字化优势和良好的配送能力带入规模达4万亿美元但经常被批评低效率的美国医疗保健领域。现在,尽管亚马逊还没有任何实体药店,但不排除未来会在旗下的全食超市和Amazon Fresh生鲜杂货商店中设置药房。

梦幻的太空计划

进入药房行业,是亚马逊打开的又一个价值千亿美元的消费市场。对于消费者来说,如果说市值1.6万亿美元的亚马逊是实用主义的标杆,那贝索斯创立的另外一家与标杆风马牛不相及的太空公司——蓝色起源则是乌托邦式的。

1982年,18岁的贝索斯在高中毕业致告别词时就说,自己计划“为200万到300万人在地球轨道上建造太空酒店、游乐园和殖民地,目标是将部分人类搬到太空,并将地球打造成一个公园”。

为了实现自己的这一梦想,2000年,贝索斯创立了蓝色起源。20年来,蓝色起源一直在设计和建造火箭,以实现让数以百万计的人在太空工作和生活的最终目标。到目前为止,蓝色起源已经建造了3艘亚轨道飞船“新谢泼德”号(New Shepard),完成了十几次飞行。未来,蓝色起源公司还有更远大的目标,该公司目前最新款的航天器、45吨重的“新格伦”号将于2021年进行试飞。贝索斯说,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能源需求也将增加,这是他想实现太空目标的原因之一。

蓝色起源在2000年成立后的几年中都处于保密状态,直到2003年贝索斯开始在得克萨斯州购买土地、建造公司的亚轨道飞行器发射基地和引擎测试基地时,公众才发现了这家公司。

这种保密原则也一直延续到了今天。事实上,蓝色起源一再拒绝就相关报道发表评论。当然,蓝色起源没有理由去征求公众意见。因为至少从公司成立到2016年,蓝色起源每年数十亿美元的运营开支都是由贝索斯通过出售亚马逊的股票提供的。贝索斯在2017年说,打算每年出售约价值10亿美元的亚马逊股票,用于支持蓝色起源公司。

11月初,贝索斯抛售了大约100万股亚马逊股票,按交易价格计算价值约30亿美元,到手约23亿美元。这已经是贝索斯今年年内第三次大规模套现。今年迄今为止,贝索斯通过公开出售亚马逊股票已经总计套现超过100亿美元,而去年仅为28亿美元。据彭博新闻社的报道,在亚马逊1997年公开上市至2012年的15年里,贝索斯共计出售了大约20%的亚马逊股票,套现约20亿美元。

贝索斯向左还是向右

《经济学人》说,尽管亚马逊和蓝色起源的存在都是革命性的,但贝索斯同时痴迷于两件毫不相干的事情着实令人费解。

首先,两家公司运营的透明度和速度不同。亚马逊承诺的是商品价格更低、送货更快、品种更全,还承诺会不断提高亚马逊网络服务的云计算能力;而蓝色起源的愿景却是“让数百万人未来能够在太空生活和工作,以造福地球”。

亚马逊在成立的第三年上市,创立之初的座右铭是“快速扩张”,它对创新的执着追求包括无惧失败;蓝色起源在成立后的几年中都处于保密状态,且自称是“乌龟”而不是“兔子”,它的座右铭是“步步为营,勇往直前”。

其次,它们对待竞争对手的方式不同。主导电子商务和云计算领域的亚马逊以开拓者自居,傲视对手。贝索斯告诉员工要畏惧客户而非竞争对手。而蓝色起源则落后于人。它正在努力追赶伊隆·马斯克的火箭公司 SpaceX,还有英国上市公司维珍银河(Virgin Galactic)也是它的对手。

洛克希德·马丁(Lockheed Martin)和诺斯罗普·格鲁曼(Northrop Grumman)等老牌航天公司既是它的合作伙伴,也是竞争对手,同时,在它的对手行列中还有波音公司。

不过也许正如贝索斯在2015年所说,亚马逊和云计算服务(AWS)看起来可能不同,但它们遵循相似的基本运作原理。蓝色起源和亚马逊可能也是如此。

两家公司都有惊人的雄心壮志。亚马逊为顾客提供的新物品常常能拓宽他们对于自己需要什么的认知,比如Kindle、云计算、Echo智能音箱;而在蓝色起源这一边,贝索斯希望掀起创业潮,带动其他人追随其“太空之路”,并在此过程中开创一个商业新时代。

最重要的是,两家公司都灌注了贝索斯致力于长期发展的理念。在亚马逊的致股东信中,他一再重申自己想要通过投资多个行业赢得市场领导地位,而不是优先考虑短期利润。在他眼中,蓝色起源即便不是放眼几百年,至少也是几十年。

贝索斯的太空情结对于亚马逊的未来意味着什么?

这仍是个挥之不去的问题,也没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贝索斯去年所说的,蓝色起源是“我当前最重要的工作”。

也许有一天,蓝色起源不仅会把贝索斯送入轨道,也会把他带离亚马逊这艘母舰。(编译 年双渡)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转载自中国商报,所发内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全国产经平台联系电话:010-65367702,邮箱:hz@people-energy.com.cn,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人民日报社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