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剧海飞两《海飞间谍世界》实现IP和电影双向联动

新剧观察 阅读:99670 2020-11-21 06:16:01

原题:采访编剧海飞两《海飞间谍世界》实现IP和电影双向联动

作者/,灵

从“麻雀”到“间谍深海的惊蛰”,海飞苦心经营的“间谍世界”首次露出雏形,将来“梅花红桃”、“醒来”、“苏州河”等电视剧与观众见面,共同构成了“海飞间谍世界”的巨大拼图。

构筑宇宙并不容易。更何况,间谍宇宙,不是班级出身的编剧海飞,而是充分发挥自己作为小说家独特的“讲故事”能力,继承进取、学习的进步态度,努力完成“间谍世界”的所有拼图。

在海飞看来,小说IP和电影的双向联动是行业趋势,“海飞间谍世界”是自己现在制作的最大IP,在不久的将来,他将这个IP投入二维(游戏、漫画等)、舞台剧、实体验场馆等文化产品的开发。只有把抽象的故事变成具体的影像,才能实现小说IP的最大价值,海飞的很多剧都是小说和电影同时开发的,这也是海飞式剧的最大特色。

作家和编剧的双重身份

从小说变成电影的作家不少,但海飞灵活控制了两种身份。海飞也坦白说,编剧和作家是完全不同的职业,写作方式、创作构想、工作方式完全不同。

"首先,从写作方式来看,小说更加注重文学性,注重人性、人心,可以是生活的一个侧面,也可以是一个局部,但是剧情要处处考虑观众,这样才能更具商业性。在我看来,剧本创作更难,小说创作是一个人的创作,但剧本创作需要与制作人、导演交流,考虑审查问题。

机缘偶然成为编剧,但海飞在制作剧本时也保持着小说家的习惯。从名字这件小事可以看出,海飞喜欢惊蛰、麻雀、醒来等有无限想象空间和可能性的主题,节气、动物、动作可以成为他的标题,但这些想象的选择是经过反复思考决定的,都是有意义的。

"惊蛰有大地雷,万物复苏的意思,就像我们的革命也最终走向胜利一样,我喜欢取这些有意义的名字,基本上是遵循感觉。醒来是我后来改变的,被称为陈开来照相馆,其实后者更喜欢,更文学,但是为了电影化,我一直用两个字作为电影名,为了统一而醒来。

如果小说是作家个人的创造和个人感情的表现,电影剧必须经过多个工序的检查,是符合大众审美的集体创造。为了使创作的灵感更符合年轻参加者,海飞也在不断学习和成长,理解网络作家的创作构想。

创作小说的经验使海飞积累了充分的文学基础,同样培养了其结构故事的能力,获得了很多有魅力的桥梁,使他的作品达到了文学性和商业性的平衡。

"海飞间谍世界"首次培养

在《间谍战深海之蛰》中,陈山(张若晁)和张离(王鸥之间)为了潜伏的任务来到上海,住在徐碧城和唐山海的房间里,与“麻雀”的双剧交流

一些间谍战题材的作品登场,海飞成为“间谍战专家”,他承认下一部剧也是间谍战题材的作品,这些作品也成为“海飞间谍战世界”的拼图。

题材反复创作后,为了避免这个问题,海飞在很多方面都做作业。例如,在关注国内外间谍题材的书籍和电影的同时,他也发挥了自己在“创造性”方面的优势,使间谍作品各有特色,相互独立联系。

"这在现在的电视剧市场比较少见,在同一个世界观中,主人公不同,但是相互联系,观众也感兴趣。海飞说,现在正在改编自己的小说《捕风者》。这是女间谍剧,小说里有很多空白,是个有品相的故事。

除民国间谍剧外,海飞还打算创作古装间谍系列-锦衣英雄三部曲《风尘中》《江南之役》《昆仑海》。现在出版的是风尘中,这是大明万历年间锦衣卫间谍剧,当时大明王朝、朝鲜、日本三足鼎立,与我们1945年45年前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的构造。我查了资料,锦衣卫参加间谍战,也去过朝鲜。而且,在第三部《昆仑海》中,少年锦衣卫英俊帅气,综合有品相。

古装间谍战三部曲也相互关联,“风尘中”的主人公田小七表面上更多的人,实际上是情报经销商,误入锦衣卫间谍战,成为锦衣卫。第三部《昆仑海》的主人公是锦衣卫昆仑,他是田小七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两人一起在孤儿院长大。

人物的联动是最基本的方法,逐渐成为“海飞间谍世界”的大网络。海飞也透露,麻雀的子IP唐山海已经成为书籍,篇幅非常短,类似于番外。《惊蛰》中的肖正国也许会出现单独的短篇小说,这种联动将成为海飞间谍世界的常态。

IP和电影的双向交流

电影市场上有一些IP改编剧总是高低,难以保持口碑,甚至出现了“IP剧一定要走街”的行业法则。

对此,海飞说:“我的“惊蛰”和“麻雀”也有原作小说,但很多人不知道,原作小说只有几万字,很短,但改编成电影剧有很牢固的框架。无论是人物的构造还是故事的方向,都没有什么变化。需要重建的是故事桥的延伸,同一作者制作的小说和电影,其实也相当于原创。

在海飞看来,融媒体时代IP与电影的联动是文学界的必然发展方向,也是作家、文学家、电影从业者应该考虑的问题。

海飞在创作时,寻求看不见、摸不见的感觉,被称为“气味”,小说是保存这种“气味”的载体。小说是以电视剧为根存在的,有根就接地,有无限成长的可能性。小说提供的不仅是故事,也是方向。按照这个想法,一部分失败的改编作品肯定不理解原作者的精髓,只是把故事扩展到别的体裁中,看起来比较浮躁,做起来比较好。当然,改编失败还有很多原因。除了编剧的能力不同之外,制片人对改编方向的选择和干预、其他创作部门和演员的现场变更等,都会影响最后的电影质量。

回忆《麻雀》的改编过程,原作小说只有四五万字,改编成六十多集的电视剧需要加入很多内容,如果只有酷的间谍手法和桥梁不能支撑这么大的体积。所以,我麻雀写的是人生,是人性的变化,是父子、恋爱等各种各样的感情。唐山海、徐碧城、陈深、李小男的感情纠葛、小爱背后的民族大义构筑了这出戏的主线,也引起了观众的回味。

在小说IP和电影剧联动的探索中,海飞确实是最成功的代表之一,根本原因是他总是改编自己的作品,逐渐以书和电影的形式表现自己的想法。但是,市场上有很多编剧面临着命题作文的困境,或者改编了公司购买的IP,海飞说没有厚度,命题作文不是困境,改编剧本也是正当的编剧,很多编剧因为改编剧而脱颖而出。要对市场有信心,未来IP和电影的联动将更加规模化、规范化。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