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行前老大被判11年、员工走路挣年终奖,浙商证券怎么了

八妹说金融 阅读:17556 2020-10-17 18:06:46

“中秋退福利”、走路保年终奖、280万的年薪养不了廉,老上热搜的浙商证券,怎么了?

文|金融八卦女特约作者:铁马

· · ·

最近,浙商证券的投行部邪了门,屡次被挂上热搜。

先问一下各位券商投行部员工,大家的年终奖,都是怎么计算的?是根据个人业绩,还是根据团队今年送过会了几个公司,还是今年成功发了多少债?

但最近这几天,网传有家券商是根据走了多少步来计算年终奖的:

1.

/ 走路梗又来了/

从网络流传图可以看出,浙商证券投行将组织员工进行健康走活动,活动将影响到投行业务线年底考核成绩甚至年终奖发放比例。要求投行员工拿出浙商证券业务团队的狼性,积极参与。

试想,在投行部,有人正在出差尽调,有人正在码材料,有人在和客户谈判,忽然组织大家都回来走路,咱们一起去走路激发狼性,走不完扣你年终奖。

等等,这味道有点熟悉啊?没错,像不像当年招行的悦跑圈,本行员工必须下载,而且每天最少要跑4公里的感觉?

对此,浙商证券方面表示,这是很正常的工会活动,杭州很多单位都会组织走路活动。

虽然强身健体是好事,但是要强行和员工的年终奖和福利挂钩,这就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了。

当然,可能浙商证券对于员工福利的基本操作就是摸不着头脑。

例如十一前,金融圈有很多人爆料,浙商证券要求员工退还三年前发放的中秋节福利。

而且,已经离职的员工没办法,但是退休员工要把钱还回来…

虽然之后浙商证券表示,此次所涉及的退费是指2017-2019年公司给员工发放的图书经费,并不是中秋福利,是为了规范审计。

但还是有不少人表示,发的是卡,退的是钱,而谁都知道企业团购卡是有折扣的,折扣大的甚至能达到面值的一半。另外据员工反映,发的卡去消费还比平常消费贵,如果员工按照票面价值还钱给公司,里外公司还赚了。

这找谁说理去?

按理说,浙商证券应该不差这点钱,统一采购统一开票,但退还时却让员工按面值退还,多少有点差价说不清楚之嫌。

根据今年的半年报披露,华泰证券、中信证券、浙商证券是今年上半年人均薪酬最高的三家公司之一,半年薪酬超过43万元。

另外今年浙商证券的半年报也显示,实现营业收入44.88亿元,同比增长67.74%;净利润6.55亿元,同比增长36.00%。虽然这两个数据的增幅远远超过行业平均水平,但其实浙商证券的利润率比较低。

主要是因为去年浙商证券的期货业务成了一匹黑马,在营收中占一半,而期货业务的毛利率只有6.6%。

或许激发狼性也是提高今年毛利率的一招?心疼浙商证券投行部员工1分钟。

2.

/ 不太平的投行部 /

而浙商证券投行部除了强行走路外,最近还有一个大瓜,那就是投行部原老大在任三年贪污了1200万,被判11年半。

▲浙商证券副总裁、投行部负责人 周跃

浙商证券副总裁、投行部负责人周跃早年间在浙江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做了5年审计工作,之后进入浙江省证监局历任上市公司监管一处副处长、机构监管处副处长(主持工作)、上市公司监管一处处长、信息调研处处长,兼任浙江证监局首席会计师。

之后从沪杭甬(浙商证券的大股东)调入浙商证券做副总裁时,刚40出头。

而周跃对于浙商证券的投行部来说,有着“开山”的作用。之前有媒体采访业内人士表示周跃曾以一己之力,将浙商证券投行从一个弱基础的小投行,带入行业排名前列,浙商证券投行团队人数也从个位数增长到几百人的规模。

在周跃2011年掌管浙商证券投行部到2018年落马,浙商证券作为保荐人辅导了共32个IPO、并购重组、配股项目上会,其中有30个项目获证监会通过,过会高达90%以上。

从2011年以来,公司投行辅导项目的过会量有逐年递增的趋势,例如2011年、2012年分别只有1个首发项目过会,2017年有9个项目过会(首发、并购重组),而且在2017年年底之前,浙商证券投行收入已连续四年增长率达到30%。

因为在浙商证券主管投行业务时,周跃的想法很清晰,不和中信、中金抢大客户,主要定位服务中小型客户,做“小而美”;他本人还曾在2016-2018年三度蝉联“中国区十大杰出投资银行家”。

在2018年年中,周跃落马,不久前该案判决,裁判文书网显示:

2012年至2015年,周跃在担任浙商证券副总裁期间,利用其分管有关投行项目等职务便利,虚构第三方服务单位在相关投行项目中提供帮助的事由,使得浙商证券与第三方服务单位签订服务协议,由第三方服务单位从浙商证券支付的服务费中扣除一定比例税费后返还到周跃本人或其实际控制的他人银行账户,无需按照协议内容提供服务,以此方式骗取浙商证券资金共计1200万元。

而当时周跃每年的年薪为280万元。也就是说,周跃因在工资之外的“虚开服务费吃回扣”锒铛入狱。

而对于“服务费拿回扣”其实是几年前在券商中的一些“普遍不良风气”。

一位浙江地区券商人士表示,周跃的现象前几年是很常见的潜规则,在外设立一家公司,以一些名目虚构一些服务项目,然后以提供服务为名目把钱塞进自己的腰包,不仅投行部这么做,券商其他部门都有。

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周跃的亲属就质疑,是不是被选择性执法了:

“有周跃的亲属曾提出,此次涉案金额作为第三方机构外包服务费,由团队包干费用支出,费用主要来源于客户,与浙商证券的收入无关,没有导致浙商证券单位财产损失,所以周跃的行为不符合贪污罪的特点,不构成贪污罪。”

而周跃亲属更大的质疑,可能来源于周跃事发后浙商证券并无其他投行业务职员因相同原因被追究责任。

3.

/ 包干模式才是灰色地带和罪魁祸首?/

为什么会出现周跃这种情况?主要是因为投行项目曾经的“大包干模式”。

就是公司给投行团队总收入定一个比例,比例之内都归公司。

团队拿了这个包,扣除平时的营运费用,剩下的就是奖金,所以你们只要多劳就能多得,类似于“金融包工头”。

虽然大包干模式非常具有激励价值,但是也比较简单粗放,可以支配的资金多了,费用管理不严格,很容易对业务人员过度激励或者钻空子。

而且有时在投行业务带来利益、带来增长的的前提下,券商甚至或许不会深究团队包里的资金去向。

例如,想从本属于团队的包中拿一部分进自己的口袋,就成为了灰色地带,团队的包里的钱,到底是属于公司?还是属于团队?还是属于自己?

道理大家都知道,就算是签了第三方服务费,也应该用在项目上,但大包干模式阻挡不了这种方式逐渐成为了行业内的“潜规则”。

甚至在“大包干”盛行时期,有的公司现在完全要求投行团队大包干,公司只收取牌照费,当时投行业务竞争得过于“激烈”,颇有现在互联网公司烧钱大打价格战的味道。

在2017年9月,证监会发布《证券公司投资银行类业务内部控制指引》后,投行部门的“大包干”被封杀,成为历史。

另外,在周跃落马后,浙商证券的投行业务也沉寂了一段时间,2018年仅过会两家公司,还是在周跃在任时的项目。

之后分管投行部的副总裁位置空缺了近一年,才由银监系统出身的程景东出任,在今年上半年,浙商证券的投行收入才开始恢复元气,营收3.86亿元,同期增长211%,完成了7单保荐项目。

浙商证券投行业务在好转,大家本以为薪水要上来了,但是奖金却要和走路挂钩了,这样是否能激发狼性我们未可知,但是一天跑几个城市做尽调、身上揣着几个充电宝赶材料、忙到凌晨连轴转的投行人,真的有时间去完成走路KPI吗?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