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祝英台到王昭君、杨贵妃,陈钢如何用音乐写“情”

澎湃新闻 阅读:2707 2020-10-15 16:37:15

原标题:从祝英台到王昭君、杨贵妃,陈钢如何用音乐写“情”

“《梁祝》的精神是什么?破茧化蝶,不断地破茧、不断地化蝶,所以我必须要有一个新作品破茧化蝶,表现我现在的状态、现在的追求。”作曲家陈钢说。

为了对应六十年前的《梁祝》,陈钢写出了交响诗曲《情殇——霓裳骊歌杨贵妃》。这部问世于2019年的新作,通过昆曲与交响乐的交融,描写了杨贵妃与唐明皇的生死之恋。

10月18日,陈钢将在上音歌剧院开一台交响作品音乐会,除了钢琴协奏曲《梁祝》、小提琴协奏曲《王昭君》,还会献演《情殇——霓裳骊歌杨贵妃》。

陈钢在工作室接受采访

陈钢的音乐离不一个“情”字,《梁祝》是纯情,《王昭君》是深情,《情殇》是悲悯之情。

“无情不成乐,无情不成文,艺术的本元,就是一个‘情’字。”

陈钢笑说,“《梁祝》很清纯,有人说我是不是经历过刻骨铭心的恋爱,其实,那时候我还没认真谈过恋爱,全是想象出来的。”“《王昭君》是我经历‘文革’之后,我看人生更上一层楼,像昭君出塞一样,既爱故土又爱新家,是很复杂的一种大爱。”

从祝英台到王昭君、杨贵妃,女性也是陈钢创作时的重要母题。

“瓦格纳有一句话:女性是人生中的音乐。女性确实是音乐创作中非常重要的题材,通过女性的爱,可以表现出人性的美。”

陈钢还记得英国的一场演出,尽管不认识梁山伯、祝英台,但听完《梁祝》,很多老外哭得稀里哗啦。

“他们不需要了解故事,完全被音乐感动了。中国艺术的精髓就在于‘表意’,音乐不能文字化,要把有限变成无限。”

意大利诗人翁加蕾蒂有一句“我用无垠,把我照亮”,陈钢把这句诗印在名片上,音乐在他看来,就是无垠的。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